• 1
  • 2
  • 3

2018年3至4月,「《數位荒原》駐站繼群島資料庫計畫」再度與「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藝術空間合作,推出「超隨性讀書會」系列,並選讀神一般的Thongchai Winichakul《圖繪暹羅》,挑戰從19世紀西方眼中的「暹羅」(Siam)到馬來半島上與殖民勢力對峙的「泰國」,一路演變為「民族國家」(Nation-state)的啟源商榷,同時考量持續至今的地緣政治影響。

打開-當代於今年年底再度來到印尼日惹, 延續了自去年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的主要計畫「CO- Temporary:台灣-東南亞藝文交流暨論壇」,其將「CO- Temporary」這個從過去打開-當代策劃展覽的印刷品的錯誤印刷,缺漏了”n”字而成為一種當代場景中暫時短路的詞彙。此次計劃「CO- Temporary 第二階段:伊圖阿巴的島」( CO- Temporary #2:Itu Apa Island ) 是以位於南海諸島中的太平島國際名稱Itu Aba Island為符號。太平島的國際名稱Itu Aba Island在馬來語的意思:「那是什麼島?」,也像是台灣-東南亞在區域間試圖找尋交流與互相映射座標之下探索和提問的潛流。 本次匯聚八位台灣藝術家包括陳思含、吳思嶔、劉玗、雙人創作組合-太認真(郭柏俞、佘文瑛)、王相評、羅仕東及陳佳蘭參與此次計畫,並與印尼日惹的藝術團體LIFEPATCH合作。以LIFEPATCH今年初承租下來的新空間為震央,專注於延伸計畫概念:「那是什麼島?」,讓空間本身與藝文平台的再建構作為雙方對話與交流的基礎, 同時亦是對印尼藝文的特殊性場域的進一步建構。一如打開-當代從成立以來,歷經多次的搬遷、移動,建構、拆解到面對未知與再想像。藝術空間在此一過程中並不僅是作為物理的倉儲,或畫廊般任展覽流瀉的場所,亦非僅是凸顯個體藝術家與累積其藝術資本的場地。不同於駐村創作的形式而選擇透過共同層層地「建築一個空間」在不同的獨立藝術空間、團體、成員之間建立一臨時與全新的異質性聯結,將每位不同經歷、背景、文化的人們,拉回至一零點,去尋找「身體-空間-島嶼」生成的可能。

超隨性的馬來西亞讀書會(第二場)來了。這個同時以「讀/書」做為認識方法和位置的活動,是由國藝會贊助的「數位荒原|駐站暨群島資料庫計畫」主辦,串連原本的「數位荒原見面會」(Meeting No Man’s Land)的人際網絡,以及實體空間如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OCAC)。在前三場主辦者將簡單介紹他這2~3年來透過馬來西亞的朋友認識的相關文本,第四場將於在地實驗舉辦,他會設計一場封閉的特殊體驗活動。希望透過這樣簡單的設計與暖身,引發大家對於馬來世界/群島文化的興趣。

CO- TEMPORARY在第二階段,我們邀請來自柬埔寨的新生代藝術家Dara Kong,Dara 的創作以繪畫為主,透過細膩簡潔的線條呈現獨特的符號圖像。他的靈感大多來自於自己或身邊的人錯綜複雜的經歷、情感與記憶輪廓。

1976年出生於臺北,畢業於法國國立巴黎高等藝術學院與塞納河研究計畫學程。他擅長處理美學與社會的雙面操作,強調於視覺造型背後的工作程序,關注於如何在既有事物的機制中產生出另類的操作與思考模式,並在「非典型合作」中產生出相對應的另類利益,同時顯露出既定事實的問題。他的創作形式廣泛於各種媒材,但多以「中介者」的角色媒合了他視為「主體」之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