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03/30 - 2018 03/30

2018年3至4月,「《數位荒原》駐站繼群島資料庫計畫」再度與「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藝術空間合作,推出「超隨性讀書會」系列,並選讀神一般的Thongchai Winichakul《圖繪暹羅》,挑戰從19世紀西方眼中的「暹羅」(Siam)到馬來半島上與殖民勢力對峙的「泰國」,一路演變為「民族國家」(Nation-state)的啟源商榷,同時考量持續至今的地緣政治影響。

2018 03/30 - 2018 03/30

打開-當代於今年年底再度來到印尼日惹, 延續了自去年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的主要計畫「CO- Temporary:台灣-東南亞藝文交流暨論壇」,其將「CO- Temporary」這個從過去打開-當代策劃展覽的印刷品的錯誤印刷,缺漏了”n”字而成為一種當代場景中暫時短路的詞彙。此次計劃「CO- Temporary 第二階段:伊圖阿巴的島」( CO- Temporary #2:Itu Apa Island ) 是以位於南海諸島中的太平島國際名稱Itu Aba Island為符號。太平島的國際名稱Itu Aba Island在馬來語的意思:「那是什麼島?」,也像是台灣-東南亞在區域間試圖找尋交流與互相映射座標之下探索和提問的潛流。

本次匯聚八位台灣藝術家包括陳思含、吳思嶔、劉玗、雙人創作組合-太認真(郭柏俞、佘文瑛)、王相評、羅仕東及陳佳蘭參與此次計畫,並與印尼日惹的藝術團體LIFEPATCH合作。以LIFEPATCH今年初承租下來的新空間為震央,專注於延伸計畫概念:「那是什麼島?」,讓空間本身與藝文平台的再建構作為雙方對話與交流的基礎, 同時亦是對印尼藝文的特殊性場域的進一步建構。一如打開-當代從成立以來,歷經多次的搬遷、移動,建構、拆解到面對未知與再想像。藝術空間在此一過程中並不僅是作為物理的倉儲,或畫廊般任展覽流瀉的場所,亦非僅是凸顯個體藝術家與累積其藝術資本的場地。不同於駐村創作的形式而選擇透過共同層層地「建築一個空間」在不同的獨立藝術空間、團體、成員之間建立一臨時與全新的異質性聯結,將每位不同經歷、背景、文化的人們,拉回至一零點,去尋找「身體-空間-島嶼」生成的可能。

2017 05/26 - 2017 05/26

超隨性的馬來西亞讀書會(第二場)來了。這個同時以「讀/書」做為認識方法和位置的活動,是由國藝會贊助的「數位荒原|駐站暨群島資料庫計畫」主辦,串連原本的「數位荒原見面會」(Meeting No Man’s Land)的人際網絡,以及實體空間如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OCAC)。在前三場主辦者將簡單介紹他這2~3年來透過馬來西亞的朋友認識的相關文本,第四場將於在地實驗舉辦,他會設計一場封閉的特殊體驗活動。希望透過這樣簡單的設計與暖身,引發大家對於馬來世界/群島文化的興趣。

2017 05/17 - 2017 05/27

An Act of Showing | 展覽計劃為澳洲墨爾本維多利亞藝術學院 Maria Miranda 博士所執行有關 ARI (artist-run initiatives,藝術家自營空間)相關系列研究的子計劃之一,並由研究員 Anabelle Lacroix 擔任此展覽之策展人。在該計畫中,Maria Miranda希望跳脫過往針對ARI大多僅限於募款模式、歷史事件或共同願景等諸如此類議題的討論,她藉由指定各個 ARI 提供「一件作品」來作為展出與交流的方式,激發出一全新且不同的對話經驗。

2017 04/21 - 2017 04/30

芬蘭藝術家 NINA - MARIA OFÖRSAGD於本月份短暫進駐於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並計劃在離台前夕做一小型的作品分享會,將會播放藝術家近期於巴黎駐村時完成的新作。「Unsang Address, Seine, Paris (不復記憶的位址,塞納河,巴黎)」-是一個跨域實驗的雙頻道錄像作品,藉由同時播放兩則不同的故事,呈現一地的風景以及它的歷史層次如何作為藝術家擷取訊息和創作靈感的來源。

2017 04/21

O - School 是打開-當代本年度的一個小型共學平台,這個平台不是以單向的教育性質為出發點,而是透過一種技藝、知識等的交換學習為概念,讓藝術創作者各自提供自己的所學所長來進行的小型課程。如已進行的項目包含:「final cut pro基礎剪輯<>雕刻基礎」、「lightroom基礎操作<>塑造實作」另外也進行了聲音編輯基礎以及即將進行的餅乾蛋糕烘焙、九零後台北地下樂團介紹、illustrator簡介、裁縫、瑜伽...等等,由參與者提出其所長,互相學習成長。

2016 10/26 - 2016 11/20

代策劃之東南亞藝術交流展,在今日已悄悄開幕,這次的展出,我們邀集了七組台、泰、印尼的藝術創作,其中包含來自印尼雅加達的Ruangrupa特別精選了五部不同時期的music video,其中一部新作的藝術家Anggun Priambodo也來到台灣,另外還有來自印尼日惹Lifepatch的藝術家Andreas Siagian以鏡子為媒材...

2016 09/15 - 2016 11/16

在CO- TEMPORARY#2,我們邀請來自柬埔寨的新生代藝術家Dara Kong與打開成員林文藻許家維進行交換,Dara Kong於九月初結束駐地工作站的任務,打開成員也接著前往柬埔寨與當地藝術家進行交流、創作。

2016 07/07 - 2016 09/04

CO- TEMPORARY在第二階段,我們邀請來自柬埔寨的新生代藝術家Dara Kong,Dara 的創作以繪畫為主,透過細膩簡潔的線條呈現獨特的符號圖像。他的靈感大多來自於自己或身邊的人錯綜複雜的經歷、情感與記憶輪廓。

2016 09/02 - 2016 09/02

在即將結束台北的駐村活動之際,來自柬埔寨的藝術家Dara Kong將於本週五9/2舉行開放工作日活動,傍晚時分藝術家也會準備自製的柬式風味咖哩邀請大家一同來享用喔。Dara Kong在台北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駐村期間的創作以同志生活為主題,持續發展並聚焦在創造一個屬於個人化的台北地圖,其架構則是依據他自身作為一位柬埔寨同志的生活體驗。

2016 08/14 - 2016 08/14

以同志生活為主題,Kong Dara結束完在胡志明市的創作後,目前在台北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進行駐村,將持續探索及進行關於同志朋友生活的田調,做為本次駐村創作的主軸,同時Dara也將以一個身為柬埔寨同志的身分了解台北同志伴侶關係。Kong Dara 近期創作持續發展的主題聚焦在創造一個屬於個人化的台北地圖,其架構則是依據他自身作為一位柬埔寨同志的體驗...

2016 07/18 - 2016 09/06

繼兩位來自印尼藝術空間--Mes56的藝術家Anang SaptotoYudha Kutra Fehung 結束於台北的駐村活動後, 打開-當代的成員羅仕東及施佩君也已於近期前往印尼日惹的Mes56空間接續執行接下來的CO-Temporary計畫。

 

2016 05/15 - 2016 11/30

本次我們邀請來自印尼、柬埔寨、新加坡、馬來西亞共計六個重要的藝術空間,其中包含駐村單位、藝廊、藝術家自營空間等,共同探討在不同的國家、宗教、文化、經濟、地域等條件下,其對於藝術生態的影響,以及藝術空間面對這樣時代脈動,其所採取的生存策略以及困境

2016 05/15 - 2016 07/13

在東南亞地區微行藝術網絡逐步被建立後,東南亞當代藝術交流正以微型鏈結的方式行稱更細膩的系統。同時,亦可以察覺到在這系統中存在著共生關係。交換駐地為「CO- TEMPORARY台灣 - 東南亞藝文交流暨論壇」計劃一部份,邀請三位來自東南亞的藝術家與四位打開成員,以不同階段與交叉進駐彼此空間,以共同創作、創作計畫互助、交換駐地創作、工作坊等的方式進行。

2016 06/12 - 2016 06/12

坐在Cemeti Art House大廳前,見著一位機車快遞送了份郵件過來,等待簽收。頓時間,突然想起未曾在街頭看過郵筒。每天夜裡,院子的大樹總不時傳來大壁虎清亮的鳴叫聲,印尼話叫tokek,中文又叫蛤蚧這些取名都是擬聲而來。這裡在「聚集經濟」概念上,有顯著的展現,輪胎街、賣鞋街、二手書街…

2016 06/04 - 2016 06/18

「大勇街25巷」為一系列關於家中之物的個展,其題目名稱來自於我老家中的局部地址。用2015年的個展「大勇街25巷」作為開端,到2016上半年發表「大勇街25巷,其之二」(本次展覽)與將在年底發表的「大勇街25巷,末章。」三個系列個展,來梳理賈從學校畢業後,緊接著獲得高雄獎,最後正式回到家中的這段時間,面對生活與創作之間交雜的感知,意圖用一種類似於文章進程的書寫方式,透過展覽收集生活中某些支離破碎的片段,來重組創作與我之間的詩意關係。

2016 06/01 - 2016 06/01

環南道環境旅行計劃是以其中一位陶瓷創作者的行為參與作品為主體,車上會供應隨捐的肉燥飯及多件動態影像作品(如錄像、紀錄片),觀者可以前來觀賞作品及享用肉燥飯。

 
2016 05/21 - 2016 07/03

本次「打開-當代2016 選」,匯集了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當前九位成員共同參與一場創作構思。沒有特殊的題標,反身思考作為共同經營組織的一份子,如何在自身的創作軸線上共構中一條可能的關係式?本展論述主要由「文化物件」為發想與延伸而出。所謂的文化物件,不單指涉日常物件之物質實體,更重要的是強調其在社會中的身份與作用。

2016 05/16 - 2016 06/05

下午,我窩在沙發上玩著新下載的手機遊戲。為了一種很難掉的稀有材料,我不停按著攻擊鍵,攻擊角色周遭的比克鳥。這是一個非常腦殘的動作,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我卻以此來填滿這整個下午。我不時瞥向電腦螢幕,等待數字從兩點到三,三到四。

2016 05/03 - 2016 05/07

展名「甜水」的概念來自於每日外食時,所點的飲料無論是茶品或是果汁,若無特別交代,店家必定給予數大茶匙的砂糖或是冰糖,而這樣甜膩而過飽和的飲品,似乎間接反映了一種農產品以及生活需求間的關係,那麼的邏輯是否也可對應上人對於周遭環境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