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5/16 - 2016 06/05

等待-萬書昀個展

下午,我窩在沙發上玩著新下載的手機遊戲。為了一種很難掉的稀有材料,我不停按著攻擊鍵,攻擊角色周遭的比克鳥。這是一個非常腦殘的動作,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我卻以此來填滿這整個下午。我不時瞥向電腦螢幕,等待數字從兩點到三,三到四。

 

等待又長又短。當時間從一星期推移到剩下一天,那一天又可以切分為二十四個單位,我又得到了從一到二十四之間的空間可以等待。當二十四推移到一,我又有一到六十。六十到六十。等待可以永遠不終止,我永遠在切分之間等待,等待時間的推移,事件的降臨,等待秋天時搭上飛機,離開這裡,降落在異地的那一天。

 

當事件過於龐大,乘載的情節過於未知,在一個吐氣間很輕易的就可以放棄正面迎擊與想像的無謂掙扎,什麼也不做,只是等待這件事情的發生。於是我陷入無事的狀態,腦袋很空,慢慢的什麼也不會,就只是放著,靜止的失能,坐在那裡。

 

我想空間你也在等待吧,作為一個稱職的水泥容器,當你的水泥碎屑在等待之間一點一滴的消磨剝落,在這些揚起的粉塵落地之前,你是不是在一粉塵、二粉塵之間靜靜的等待,等待一到二,二到四,無限的、無限的等待著離開與到來。

 

相關項目

  • 2016 08/14 - 2016 08/14

    柬埔寨女孩

    以同志生活為主題,Kong Dara結束完在胡志明市的創作後,目前在台北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進行駐村,將持續探索及進行關於同志朋友生活的田調,做為本次駐村創作的主軸,同時Dara也將以一個身為柬埔寨同志的身分了解台北同志伴侶關係。Kong Dara 近期創作持續發展的主題聚焦在創造一個屬於個人化的台北地圖,其架構則是依據他自身作為一位柬埔寨同志的體驗...

  • 2014 02/07 - 2014 04/06

    台泰熱: 一次會面之後,再次會面之前

    「如何在雨天修補漏水的屋頂?」作為OCAC Bangkok最後一檔展覽的名稱,說明了打開-當代進駐曼谷的六個月中,對於「關係」這個概念的多層次結構,也如同在提問進行式的交流過程中,該如何整理並階段性的呈現與分享我們擁有的經驗與不斷生成中的想法。我們再一次將OCAC在虛構的空間裡開放...

  • 2011 09/10 - 2011 10/16

    年:非常快,或緩慢的改變-羅仕東個展

    你知道,要說藝術進駐,或是什麼藝術介入社區的想法為一種 ’’居’’,肯定是一種妄想的症狀。但問題是,要如何說它不是呢?--- "年" ,一個可以短暫也長久的朦朧估量,迅速也是緩慢,是短暫也是綿延的時間;在這些看似極端過去∕未來的指稱中,關乎於每個個體的觀點、視野如何去回應世界(事件、地方)的問題。 本展覽的展出時間為2011年的九月,正好是自2010年九月於寶藏巖的駐村期開始,經過了一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