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5/16 - 2016 06/05

等待-萬書昀個展

下午,我窩在沙發上玩著新下載的手機遊戲。為了一種很難掉的稀有材料,我不停按著攻擊鍵,攻擊角色周遭的比克鳥。這是一個非常腦殘的動作,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我卻以此來填滿這整個下午。我不時瞥向電腦螢幕,等待數字從兩點到三,三到四。

 

等待又長又短。當時間從一星期推移到剩下一天,那一天又可以切分為二十四個單位,我又得到了從一到二十四之間的空間可以等待。當二十四推移到一,我又有一到六十。六十到六十。等待可以永遠不終止,我永遠在切分之間等待,等待時間的推移,事件的降臨,等待秋天時搭上飛機,離開這裡,降落在異地的那一天。

 

當事件過於龐大,乘載的情節過於未知,在一個吐氣間很輕易的就可以放棄正面迎擊與想像的無謂掙扎,什麼也不做,只是等待這件事情的發生。於是我陷入無事的狀態,腦袋很空,慢慢的什麼也不會,就只是放著,靜止的失能,坐在那裡。

 

我想空間你也在等待吧,作為一個稱職的水泥容器,當你的水泥碎屑在等待之間一點一滴的消磨剝落,在這些揚起的粉塵落地之前,你是不是在一粉塵、二粉塵之間靜靜的等待,等待一到二,二到四,無限的、無限的等待著離開與到來。

 

相關項目

  • 2016 05/21 - 2016 07/03

    打開-當代 2016 選

    本次「打開-當代2016 選」,匯集了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當前九位成員共同參與一場創作構思。沒有特殊的題標,反身思考作為共同經營組織的一份子,如何在自身的創作軸線上共構中一條可能的關係式?本展論述主要由「文化物件」為發想與延伸而出。所謂的文化物件,不單指涉日常物件之物質實體,更重要的是強調其在社會中的身份與作用。

  • 2009 07/11 - 2009 08/08

    Dandy & Angel

    以兩個小孩為名的展覽Dandy & Angel,位於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在這個獨立藝術空間中渲染出夏日的宗教氛圍。整個空間呈現了一種類似花園的地帶,紅、黃雙色彩旗懸掛成為它的裝飾,我們還可以看見一些奇異的景象,一個佈滿綠葉小花的柱子、穿鱷魚裝的鱷魚、Santo Nino聖嬰、一間繽紛的小屋、一段女孩剪落的長髮、一面已消失部落的地圖。

  • 2014 11/05 - 2014 11/30

    城南藝事:漢字當代藝術展 | 某人曾說...

    透過一個「某人曾說…」的轉述法來描述展場過去歷史向度,這裡隱約的顯現著一個不具名者的存在,作為此次展覽的標題,「某人」並非哪個確切的人,它意味著那些多樣性的文本,諸如歷史文獻、照片、口傳軼事、各類報導文章…等。人們藉著這些訊息,重新演繹與創生新的訊息,並藉此讓它的論域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