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6/04 - 2016 06/18

大勇街25巷,其之二-賈茜茹個展

「大勇街25巷」為一系列關於家中之物的個展,其題目名稱來自於我老家中的局部地址。用2015年的個展「大勇街25巷」作為開端,到2016上半年發表「大勇街25巷,其之二」(本次展覽)與將在年底發表的「大勇街25巷,末章。」三個系列個展,來梳理賈從學校畢業後,緊接著獲得高雄獎,最後正式回到家中的這段時間,面對生活與創作之間交雜的感知,意圖用一種類似於文章進程的書寫方式,透過展覽收集生活中某些支離破碎的片段,來重組創作與我之間的詩意關係。

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成立於2001年板橋地區,在這十五年間雖然轉換過不同的場地,但其保持著和附近的居民做交流的理念,讓展場成為一處藝術家與觀眾可以自然對話的場所。在今年五月打開-藝術工作站正式遷入甘州街的其中一間老屋,其幾乎完整的保留老屋的樣貌,空間狀態如同一個「家」一般,有著兼具展場跟家的雙重特性,此狀態準確的回應了這次「大勇街25巷,其之二」以家中之物為出發點的概念。

本次的展出多是藉由機械性的反覆動作而完成,對賈來說這種創作姿態是回應生活的一種方式,當我們在面對生活物件時,都會有種直覺性的使用方式,就像在觀察野生動物的習性一般,她發現人們面對生活會有一種透過整個社會而架構成的習性,或是一種約定成俗的常識。在有所共識的前提下,我們不太脫離軌道,以極端的口吻來說,例如:口紅是紅色的,正常;口紅不是紅色的,不正常。鍋蓋是圓形的,正常;鍋蓋不是圓形的,不正常。要抽菸跟路人搭話借打火機,正常;沒有要抽菸跟路人搭話借打火機,不正常。在浴室放聲練歌,正常;在街頭放聲練歌,不正常。所謂的不正常也就是異於平常,更多的時候是一種個人觀感,當事件發生在一個正常的範疇裡,我們的情緒會是平靜可接受的;而反之,則會造成某種疑慮或批判。而有趣的是,當這些不正常的事件透過藝術創作來轉譯後,反而會形成一道可被接受的斷裂。

而賈的創作就是意圖在種種縫隙之中,透過作品自身來建構閱讀的途徑,而不是透過展場。而「打開當代」即是一個介於展場與家之間的空間,沒有正式的展覽場地,卻又透過藝術作品的介入,形成一個類似於展覽的事件,在這個事件當中,空間與藝術作品之間的關係,似乎讓藝術家之於觀眾形成某種可被窺探的私密感,作品不再只是一個物件,而是讓藝術家和觀眾可以生產出故事與共鳴管道。

 

開展時間|6/4 15:00-20:00
開展菜單|小黃瓜涼拌苦瓜
誰來晚餐座談人|羅智信
開飯時間|17:30-19:30

談談心下午茶|6/11
下午茶點|冰箱裡的神秘食物
誰來喝茶|神秘嘉賓
午茶時間|15:00-17:00

新朋友見面會|6/18
見面禮|爺爺手工水餃一份
誰來聚餐|林文藻
用餐時間|15:00-17:00

相關項目

  • 2016 01/09 - 2016 01/31

    不夠歇斯底里的檔案化-郭柏俞 佘文瑛 「山珍海味工作室」

    本展覽為兩位藝術家自成立「山珍海味工作室」以來,對創作環境與自身關係做階段性的檢視與呈現。「山珍海味」是前一個居人留下一幅輕狂筆跡所寫的春聯,落款福氣。一個深具草根性的命名,也呼應了身居民宅巷弄之間的一股騷動。它的實體據點鄰近藝術學校的民宅巷弄裡。約莫二、三十坪大小的一樓民宅,及一個由旋轉樓梯延伸下去的地下室,山珍海味承載了創作發酵的過程。此工作室的連結者「太認真」(郭柏俞×佘文瑛)作為串聯工作室社群關係的角色,尋找相異類型的創作者進駐與交流。

  • 2011 09/10 - 2011 10/16

    年:非常快,或緩慢的改變-羅仕東個展

    你知道,要說藝術進駐,或是什麼藝術介入社區的想法為一種 ’’居’’,肯定是一種妄想的症狀。但問題是,要如何說它不是呢?--- "年" ,一個可以短暫也長久的朦朧估量,迅速也是緩慢,是短暫也是綿延的時間;在這些看似極端過去∕未來的指稱中,關乎於每個個體的觀點、視野如何去回應世界(事件、地方)的問題。 本展覽的展出時間為2011年的九月,正好是自2010年九月於寶藏巖的駐村期開始,經過了一年時間。

  • 2016 05/15 - 2016 11/30

    CO- TEMPORARY:台灣-東南亞藝文交流暨論壇

    本次我們邀請來自印尼、柬埔寨、新加坡、馬來西亞共計六個重要的藝術空間,其中包含駐村單位、藝廊、藝術家自營空間等,共同探討在不同的國家、宗教、文化、經濟、地域等條件下,其對於藝術生態的影響,以及藝術空間面對這樣時代脈動,其所採取的生存策略以及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