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 05/07 - 2000 05/15

藝術基地-新形「ㄕˋ」II:-﹙ 54.5M × 4.5M × 9M ﹚

在華山藝文特區策劃的「藝術基地-新形「ㄕˋII」,是以酒廠的物理空間尺寸「54.5M×4.5M×9M」並加上一個負號來做為展覽的標題,跳開既往以社會價值作為展覽主軸或是以某種文學性的框架圈住的策展形式。

 

我們視這個展覽等同於創作,展覽中策展人、藝術家的角色扮演,是以一種辦家家酒的方式依個人主觀意願選擇擔任,而藝術家與策展人的配搭,則以連連看的遊戲方式來建立相互的關係,這種盡是無厘頭的遊戲守則,在彼此竊笑的眼神流動之間達成共識。

 

在這次展覽中的作品媒材多元,但作品的特性多具有某種特質,創作者的造型實踐過程中也保留了一個待植入「背景」的空位;相對於美術館定座性作品,這些作品的造型語彙出現了一種自我挖除以面對場所的制約,如:朱仕賢的影子、黃純真的鏡化門窗、蘇敬斐的梯子、蔡宛璇的細管與容器家具…等,造型過程裡的減法歷程介入人與其環境間的基本關係,以藝術家個人的創作語彙帶著某種衍襲增生。

 

 

相關項目

  • 2009 09/26 - 2009 10/18

    後地方:地方性的逆轉

    「後地方」策展案包含了不同的展覽現場:台北當代藝術館、田園城市出版社、埔心藝術家工作室及花蓮石梯坪部落。本展邀集了13組國內外藝術家,除了現場作品的展出之外,在展覽同時,策劃了一個航行行動。這一個圈劃的航行行動(船從淡水出航行經高雄西子灣、花蓮大港口,再回到原點淡水碼頭),透過一個在本島外圈的部署導向重新指出一個「地方」的事實。

  • 2006 12/10 - 2006 12/31

    後文件

    2006年當時新一代藝術家試圖發展一種語言,期望它能夠穿透到日常生活之中 而非受制於不可改變的古典過程。從台北雙年展歷屆的「世界劇場」、「你在乎現實嗎?」到2006年的「限制級瑜珈」,存在著這樣的端倪:關於藝術作為現實回應的公民,到影像作為一個群落的基本特徵,都一再顯示藝術的面貌延異了我們進入的角度以及方向,並將之放到藝術-現實的關係中重新審視。

  • 2002 03/21 - 2002 04/06

    藝術基地-新形「ㄕˋ」V:E世代後

    本展由打開當代成員朱賢旭與陳嘉壬透過雙策展人的方式規畫此展,此展邀請年 輕世代的藝術家參與展出,藉著 E 世代的概念,探討今日受到網路與電子媒體影響下的新世代思維邏輯,但本展作品以一種逆向操作,其並不展現新媒體的科技性語彙,而是藉大量的手操作性的作品展現某種誤差性。本展另一個特色是取消一般展間隔板分區的方式,而是透過堆集市場可得的白蘿蔔做為作品的分隔、台座或是觀展的動線路徑等,在這般荒謬的人造景緻裡,對比於一種與電子科技設備所缺乏的溫度與現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