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03/30 - 2018 03/30

[OCAC×NML] 超隨性 《圖繪暹羅》(Thongchai Winichakul)讀書會 第一場 —「泰國性」、國家感、主體與方法

[OCAC×NML] 超隨性 《圖繪暹羅》(Thongchai Winichakul)讀書會
第一場 —「泰國性」、國家感、主體與方法

摘自網路:「泰國的疆域是通過『內部』機制方式將其原先分裂的單位合併起來的『國家整合』產物。西方是威脅到泰國生存並將其機體的各部分加以肢解的一種『外部』力量。泰國表現得更多的是犧牲者角色,而西方則是殘酷無情的侵略者。然而,在地緣體(Geo-body)的歷史中,對其他自治體的吞併則是通過新的行政管理機制和軍隊雄心勃勃地執行。⋯泰國地緣體所展現的另一面則是帝國主義者對他者空間的塑造。通過外交和軍事征服,它們通過確定其殖民地的統治範圍,將泰國統治空間的界線加以限定,而週邊的『他者』也在相同的過程中被具化和限定。在這過程中,不管泰國是否將其領土割讓給帝國主義者,或者自己只是擴張主義競爭中的失敗者,但無可爭議的事實是:殖民力量幫助塑造了如今泰國的地緣體,也形塑了當代泰國的疆域、族群與人口特徵。」

2018年3至4月,「《數位荒原》駐站繼群島資料庫計畫」再度與「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藝術空間合作,推出「超隨性讀書會」系列,並選讀神一般的Thongchai Winichakul《圖繪暹羅》,挑戰從19世紀西方眼中的「暹羅」(Siam)到馬來半島上與殖民勢力對峙的「泰國」,一路演變為「民族國家」(Nation-state)的啟源商榷,同時考量持續至今的地緣政治影響。於泰國這波(以曼谷為首的)當代藝術社群掀起「南向」探索邊緣的熱潮方興未艾之際,在台灣的藝術工作者如何從19世紀的民族國家浪潮、馬來半島上的歷史分合,乃至於更大的區域觀點,來看待「陸系東南亞」(泰國)與「海系東南亞」(群島;Nusantara)交界的藝術實踐可能性,而閱讀《圖繪暹羅》又能帶給我們何種啟發與反思?


相關項目

  • 2004 10/21

    讀書會

    2004 兒童教育讀書會

    2007 不同空間

    2008 論攝影

    2008 藝術史的終結

  • 2018 05/20 - 2018 07/22

    【2018第六屆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離線瀏覽》讀書會 - 數位技術、元電影與人類紀裡的藝術】

    如果在這個普世運算或「總是上線」(always online)的時代,離線瀏覽一方面指向的是「上線」與獨體(藝術)「生命」的某種必然連結,以及「離線」(offline)的不可能、不必要且不可想像,一方面指向的是離線之於線上瀏覽和活動的某種必要性、決定性,或「偶然的必要性」(necessity of contingency)的話,那麼比起仍墨守傳統哲學脈絡的技術哲學家,或仍著眼於數位科技—經濟及其不滿的科技論者和諸眾,深受席蒙東(Gilbert Simondon)哲學影響的法國思想家史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及其弟子許煜(Yuk Hui)毋寧是最能讓我們深入、確實,且全面性地面對這種離線瀏覽狀態的哲學家。史蒂格勒以技術與時間為基底,對書寫、文字、攝影、電影、社群網站、網路直播和數位科技的「破壞式創新」(disruption)與我們之間的關係,以及藝術在其中的限制和可能性提出了極為靈活而深刻的分析,而其弟子許煜則是在其基礎上,透過「數位物件」(digital objects)及其「實存模式」(mode of existence)的探討,對我們與上述元件之間的種種有意無意的連結提出了深邃的論述。

    為了促進大眾對錄像藝術,以及我們無時無刻使用、接觸和沈浸著的數位技術與藝術創作間關係的關注,隨著2018第六屆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揭開序幕,本讀書會將分四次,逐一閱讀史蒂格勒《技術與時間》(Technics and Time)三部曲、其於2015-2016年於杭州中國美術學院跨媒體藝術學院進行的「人類世裡的藝術」講稿,及其弟子許煜的《論數位物件的實存》(On the Existence of Digital Objects)一書的部分章節,帶領讀者透過實際作品,感受和思考離線瀏覽和錄像藝術涉及的種種問題。

  • 2016 09/02 - 2016 09/02

    Dara Kong 開放工作室

    在即將結束台北的駐村活動之際,來自柬埔寨的藝術家Dara Kong將於本週五9/2舉行開放工作日活動,傍晚時分藝術家也會準備自製的柬式風味咖哩邀請大家一同來享用喔。Dara Kong在台北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駐村期間的創作以同志生活為主題,持續發展並聚焦在創造一個屬於個人化的台北地圖,其架構則是依據他自身作為一位柬埔寨同志的生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