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 Sa Art Projects

莎莎藝術計畫是柬埔寨首都金邊市唯一的由藝術家經營的非營利空間,致力於實驗性的當代藝術實踐。2010年由柬埔寨的藝術組織Stiev Selapak所成立。莎莎藝術計畫坐落於歷史悠久、具有活力的舊氏公寓大樓,通稱為「白色空間」。莎莎藝術計畫提供有潛力的柬埔寨藝術家一個實現新想法的機會,並交換藝術資訊。利用「白色空間」的場地,做實驗藝術、駐村計畫、舉辦課程與社區參與等活動。莎莎藝術計畫致力推同「白色空間」的居民參與藝術計畫,通過藝術的探索,讓居民表達對與當地相關的議題。

 

Sa Sa Art Projects是由Stiev Selapak這個藝術家團體所創立,也歷經了多次藝術實踐上的轉變,我想利用這次的訪談,進一步了解自2007Stiev Selapak成立至今的幾個問題意識。在2007年時,是什麼樣的動機促使你們六位藝術家成立了Stiev Selapak?你們是如何考慮以藝術家團體作為一個行動方式,來對應當時的藝術環境?


2007年成立Stiev Selapak,是作為我們持續學習與成長為藝術家的一種方式。我們相信透過聚在一起,可以更容易且更快速地分享彼此想法與相互學習。我們也想要去形成一種在地的聲音,並發展出可以支持當地藝術的結構或機制,尤其在以外國營運空間為主的藝術環境中促進更多在地藝術家的發展。或許,這一切都是從夢想開始,我們就是一邊前進一邊學習。Vandy Rattana則是在我們集體創作初期扮演著領導者的重要角色。



2009年,由於Baitong Restaurant的支持,你們成立了Sa Sa Art Gallery,從一個團體轉變成一個實體空間的營運,Stiev Selapak這個藝術家團體,似乎透過實體空間的介面,創造了更多公共性的實踐方式,你們是如何定位這個實體空間?

 


2009年時有個令人難過的消息是Reyum Institute of Arts and Culture倒閉了。在當時,Reyum Institute of Arts and Culture已經是Phnom Penh地區最大型、擁有多元觀眾、並且是最具影響力的藝術機構之一。由Ly DaravuthIngrid Muan主持,在這十年期間致力於研究與教學,並扮演著支持柬埔寨藝術與文化的角色。


Sa Sa Art Gallery2009年創立時,以持續投入在地藝術動能與觀眾為目標,有部分是為了回應Reyum的關閉,而另一部分是為了實現Stiev Selapak的初衷:創建一個真正是在地自主營運,並能獨立地展示我們創作的藝術空間。Sa Sa Art Gallery是一個在城市中十分迷你的藝廊,但我們對柬埔寨觀眾的影響力與能量卻是十分巨大地。我們後來的展覽安排,並不僅限於展出Stiev Selapak的藝術項目,而是更擴及來自 Phnom Penh Battambang的年輕柬埔寨藝術家。另外Sa Sa Art Gallery也在每個禮拜天提供免費的藝術課程,給將近二十位來自城裡或周邊省份的高中生參與,作為投入以及向年輕世代分享藝術的方式。

 

2010Sa Sa Art Gallery轉變成為兩個部分,包括SA SA BASSACSa Sa Art ProjectsSA SA BASSAC位於BASSAC河畔,是一個在藝術市場上有一定成績的畫廊;而Sa Sa Art Projects則是一個非營利的藝術計劃,位於特殊的歷史建物:White Building中,Stiev Selapak也因此有更複合式的角色在進行不同的計劃,這兩個不同形式的空間分別具有什麼樣的任務?這兩個空間之間是如何合作或是產生分歧?

 

侷限於Sa Sa Art Gallery場地的大小,實際上我們並沒辦法舉辦太多的活動,才在2010年決定開始 Sa Sa Art Projects。在Sa Sa Art Projects成立之初,藝術家們也慷慨地捐出作品讓我們順利籌辦義賣募資活動,可以說有柬埔寨藝術家及藝術圈的鼎力支持,Sa Sa Art Projects才有可能成立。在過去,Sa Sa Art Projects致力於展演以外的計畫,包括藝術課程、駐村以及其他具實驗性質的集體創作模式都是我們想要探索的。

 

我們選擇 White Building 作為Sa Sa Art Projects的基地,是因為它在Bassac河畔文化公共社區的現代式公寓群中,作為第一個實驗性的社會建築的歷史重要性,也因為裡頭已有藝術家與中低階層進駐,形成充滿動能的社群。我們相信這裡能夠有空間讓藝術投入和參與一般人和藝術家居民的日常。另一方面,在2011年末,我們也決定合併Sa Sa Art Gallery和策展人Erin Gleeson主持的Bassac 計畫,變成SA SA BASSAC—它是一個新型態的空間,結合當代藝廊與圖書館,專注於展覽策劃與向在地與國際分享柬埔寨的當代藝術。當Erin Gleeson主持著 SA SA BASSAC、推廣柬埔寨established新興藝術家時, Stiev Selapak則負責將 Sa Sa Art Projects的營運為一個知識交換的實驗室以及給下一代的藝術家學習的學校。從Sa Sa Art Projects畢業的藝術藝術家也有機會在SA SA BASSAC展覽。另外,這兩個空間在某些特定的項目與活動也會有合作。

 

幾年下來,Sa Sa Art Projects進行了包括藝術教育、社區計畫以及Pisaot這個藝術家駐村計劃,與White Building已經產生了密切的聯繫。我在White Building駐村期間,感受到你們與當地居民或是過去參與藝術課程的學員有著深厚的情誼。看到今天凝聚而成的這個社群,我想回問當初發起這幾個項目的動機是什麼?是否設想Sa Sa Art ProjectsWhite Building希望達成的目標?

 

White Building所在地的歷史脈絡與在裡面生活的社群是Sa Sa Art Projects選擇進駐其中的原因。我們想要做一些事情是可以補足其他藝術空間(通常是藝廊)在Phnom Penh尚未實踐過的。我們也想要讓現有的、由皇家藝術大學(the Royal University of Fine Arts)所提供的藝術教育更為完善,並培育年輕世代的藝術家。我們想要參與最一般的觀眾,像是 White Building裡的攤販或者年輕學生,而不是如既往只與當代藝術的觀眾互動。上述的內容都是我們現在已經在做的,也開始獲得當地居民的支持,從他們的參與和投入計畫看見正面的回應。我們的學生已經開始做作品,並投入這個地區以及與當地有關的展覽。來自新一代的藝術家的這種對話與能量都是很鼓舞人心的,我認為這也是豐富柬埔寨藝術社群的生產過程中,一個很好的指標。

 

 

Sa Sa Art ProjectsWhite Building已經有六年的時間,過去進行的計劃大多也與這棟建築或是當中的居民,以及其中所延伸的社群有關。但這一兩年不時的有傳聞White Building即將拆遷,你們如何思考有關White Building拆遷的議題?假設離開了White BuildingSa Sa Art Projects的未來是朝向什麼方向?

最近政府決定重新規劃 White Building。原本的建築將會被剷平並由包含了住家與商業空間的更高的新式建築取代。目前政府已經下令居民更新住宅契約(與新的住宅簽約),或是也可選擇將舊有公寓賣給政府。協商正在進行中,以目前情況看來,居民大多傾向選擇讓政府徵收。對Sa Sa Art Projects來說,我們正在傾聽居民的心聲而我們的決定也將以此為依據,儘管我們也認為如果這個具創造力的社群因此解散是非常可惜的。所有事情都會改變,而我們也會適應於這些改變。Sa Sa Art Projects或許會在接下來幾個月改變地點並以新的視野擬定計畫也不一定。不論如何,最核心的問題仍是我們已從中學習了什麼?什麼又是最關係到Sa Sa Art Projects的下一步?

 

相關項目

  • 2016 07/18 - 2016 09/06
    CO- TEMPORARY #1 創作紀錄:OCAC X Mes56

    繼兩位來自印尼藝術空間--Mes56的藝術家Anang SaptotoYudha Kutra Fehung 結束於台北的駐村活動後, 打開-當代的成員羅仕東及施佩君也已於近期前往印尼日惹的Mes56空間接續執行接下來的CO-Temporary計畫。

     

  • 2016 08/14 - 2016 08/14
    柬埔寨女孩

    以同志生活為主題,Kong Dara結束完在胡志明市的創作後,目前在台北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進行駐村,將持續探索及進行關於同志朋友生活的田調,做為本次駐村創作的主軸,同時Dara也將以一個身為柬埔寨同志的身分了解台北同志伴侶關係。Kong Dara 近期創作持續發展的主題聚焦在創造一個屬於個人化的台北地圖,其架構則是依據他自身作為一位柬埔寨同志的體驗...

  • 2016 09/02 - 2016 09/02
    Dara Kong 開放工作室

    在即將結束台北的駐村活動之際,來自柬埔寨的藝術家Dara Kong將於本週五9/2舉行開放工作日活動,傍晚時分藝術家也會準備自製的柬式風味咖哩邀請大家一同來享用喔。Dara Kong在台北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駐村期間的創作以同志生活為主題,持續發展並聚焦在創造一個屬於個人化的台北地圖,其架構則是依據他自身作為一位柬埔寨同志的生活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