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ngrupa

 

當代藝術團體 Ruangrupa 由雅加達的一群藝術家於2000年創立。作為一個非營利組織,我們期望擴展城市中與泛文化的藝術創意,以展覽、藝術節、藝術實驗室、工作坊、研究與書、雜誌、線上日誌出版等方式進行。2015年 ruangrupa 與 Forum Lenteng、Grafis Huru Hara、Serrum、OK. Video、Jakarta 32°C 等共同進駐與創立 Gudang Sarinah Ekosistem,以多元領域的空間來維持、培育並建造為創作者、社群與各種機構可相互融合支援的系統。

 

你們是什麼性質的一個組織?成立多久?什麼樣的契機想要成立這個組織?

我們不希望也不覺得需要定義我們的實踐本質。當然你可以以一般的角度稱作:藝術團體、替代空間、文化平台等。然而,我們以「內容領導架構」來思考,讓我們在工作時或與他人合作時可以有更彈性的邊界。這是很有機的架構,並隨我們的需求來變型。從2000年來我們已經打滾了17年,就印尼當代藝術的現實與結構來說是很長的時間。如果我們回去看我們2000年起始時寫的文字,對應當時的藝術與社會環境,有些文字甚至可以更放大或更貼切地去持續挑戰:例如機構化、菁英主義與市場。我們周遭的人變動,我們也會因此而有多樣的改變。我們對於每個活動都會評量,並給可以自我完成的具體任務。然而不變的是我們持續給自己最大的藝術才能為:交談、活化、共享和關懷。

 

 

你們曾經做過什麼樣的事件?

我們做過各種事(只要能做的所有事情),從展覽、出版、研究、藝術節、學生論壇、支援系統、工作坊、討論會、音樂節、電影放映、派對、踢足球等等。

 

對於當地的當代藝術發展,你們有什麼樣的期待?

印尼的當代藝術圈持續地在轉變,雖然我們一直還在追求別的事物來營造完美的狀態。政府有更多的支援,給年輕創作者的藝術空間日增,大眾的意識也提升中,並有更多藝術實踐與大眾來連結或相關聯。

 

 

你們曾經與其他藝術空間合作嗎?

有,我們現在的狀態就是如此。我們共同於一個大型倉庫並共名其為 Gudang Sarinah Ekosistem(gudangsarinah.com),與其他處於雅加達的團體共同移動、運用、並分享資源(例如:Serrum、Forum Lenteng、Grafis Huru Hara)。

 

請簡單敘述你們的組織編制。成員都是藝術家嗎?

2014年底,我們管理的團隊從30-40人減低到現在約10人。但實際上,我們的實踐是在擴展中。當我們說「我們」,我們現在不僅指 ruangrupa;我們是一個不可定義的混沌整體,有時連我們自己對於我們如何營運都覺得很神秘,我們還在重新釐清。不是所有的成員都是藝術家,有一些是音樂家、建築師、作家、或是老師等。

 

 

你們有實體空間嗎?是否開放參觀呢?

有,我們現在在 Gudang Sarinah Ekosistem 裡,是開放24小時7天的空間,所有人都可以來參訪。

 

平常是誰在維護空間呢?

Ruangrupa 與 Serrum 和 Forum Lenteng 一起創建叫 RURU Corps 的工作分支,目前是由他們來負責空間營運。

 

http://ruangrupa.org/15/

gudangsarinah.com

相關項目

  •  

    Cemeti Art House 是於1988年於印尼日惹由 Nindityo Adipurnomo 和 Mella Jaarsma 所創立的。從那時候起,Cemeti Art House 致力地於印尼當代藝術圈與更廣的國際平台中,推廣與啟發藝術實踐、藝術研討與藝術管理。

  • 2014 02/08 - 2014 02/09
    MITTing:緬印台泰文藝交流論壇

    MITT作為緬甸、印尼、台灣、泰國間藝術家團體的一個臨時性藝術與文化網絡,同時也作為一個聚合集體能量去共同想像區域間對話與交流的動詞。為了進一步回應並探索新自由主義全球經濟體系與各自的政治脈絡下,藝術家的行動力與組織,MITT的會面將是一個檢視藝術實踐者如何應用自主性的行動來穿越既定疆界,與耕耘未來文化生產的共通性文法的機會。

  • 2016 10/26 - 2016 11/20
    時空迴路:台灣-東南亞當代藝術交流展

    代策劃之東南亞藝術交流展,在今日已悄悄開幕,這次的展出,我們邀集了七組台、泰、印尼的藝術創作,其中包含來自印尼雅加達的Ruangrupa特別精選了五部不同時期的music video,其中一部新作的藝術家Anggun Priambodo也來到台灣,另外還有來自印尼日惹Lifepatch的藝術家Andreas Siagian以鏡子為媒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