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01/07 - 2012 02/05

平行穿越-吳建興個展

「童年的記憶裡哆拉A夢常用的道具之一,一扇可至十光年內任何地方的任意門,門可以設定時間,只要扭動其門柄,門另一邊的時間便會改變。除了受到距離的限制外,任意門的使用必須在一般時空下才能作用,大雄因此可以穿梭其中。我藉由任意門為道具,回到自己家中生長的環境,透過穿越的鏡頭,在真實場景裡製造另一個空間,眼前所見的真實影像,透過任意門作為隱喻的出口,門的一端出現另一個真實的空間,看似真實存在的空間,經由後製的過程,使兩個影像同時存在同一空間中,猶如時間錯置,在層層地推進下,形成超現實的影像,模糊了真實空間的存在。這促使我開始思考我們生活的真實空間裡是否也存在雙重空間的重疊,又或者在一個時空向量裡,是否還有其他空間或時間交織運轉著?開啟任意門的時空經緯在哪裡、通往何處?還是真實存於影像之中?」



跨越 2011年通往2012年,打開-當代的第一檔展覽邀請大家與年輕藝術家吳建興「平行穿越」,透過層層穿梭的擬像以及跨時空的影像平行呈現,思索在日常時序疊進的過程中,過去的時空是否隨著時間流逝,亦或在看似流逝的紋理中,舊有的記憶光暈被封存於另一個向度中,平行建構出當下的時空與情感面。其中影像的二度性質置放於三度空間中,所扮演的角色難道即開啟時空經緯的門縫?擺盪在虛實之間的空間看似錯置,但也或許早已堆疊留存於看不見/卻也看得見的平行宇宙中。

相關項目

  • 2014 09/20 - 2014 10/12

    新羅曼史-林文藻 郭姿怡雙人聯展

    從18世紀浪漫主義將自我體認的直覺及想像力作為一種開啟宇宙知識的過程,並同時揚頌對自然敬畏、不安和驚恐中,我們是否能寓言現今個體處在一個無所不在又無處可在的世界,一個沒有實體、隨時會被忘卻,所有的東西都在變化的場域時,藝術對於事件、歷史與記憶的愛戀模式已不再相同。

  • 2009 01/05 - 2009 01/24

    展一間-張恩滿 年終掃除計畫

    我的居所總是既混亂又骯髒,我也嚮往著如詩般純淨的生活空間,是否可以以近乎偏執又瘋狂扔掉我住所的許多東西,在低限的條件下去達到我對居所空間框架出的美景?一個現實的問題迎面而來,那些混亂是從何而來?又是否可以透過身體的勞動與過程去達到感性、無雜的簡潔化?

  • 2004 06/03 - 2004 06/13

    身體之運動產出-蔡影澂個展

    行走在田野路徑上,常常不知不覺間衣褲週遭便沾滿生長在路邊的鬼針草種子,種子藉助它者的移動屬性來拓展其稙披疆域。鬼針草種子上的兩根氈鬚以八字型分列在瘦長果實的一端;當動物行走時與草叢的最上端擦身而過,氈鬚便帶著種子上路,並在隨後的偶然機會中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