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09/09 - 2018 09/30

南洋放送局:228和平紀念公園導覽

「 通過這些敘述者與新公園/228紀念公園的聲音導覽,我想提議一種從聆聽異地的個人敘事而想像世界觀的方法。 」--(Syafiatudina)


去年印尼藝術家Syafiatudina在台北進駐期間,總是在尋找印尼與台灣、歷史或當代關聯的檔案與資料,然而台灣—印尼關聯的檔案與資料不只在圖書館與博物館裡,儘管兩地的關係記錄有限,仍體現在都市景觀與居民裡。於是,她發展出對台北新公園(或稱228和平紀念公園)的興趣,因為它的歷史與政治意義跨越了不同政權。這裡曾是日本殖民政府1935年舉辦台灣博覽會的會場,也是如今原住民團體要求傳統領域權利的抗議地點;它是同志的釣人場所,也因為地處都市中心而利於各種集結。她以檔案研究創造了公園的聲音導覽,並以學生、工人、藝術家三個主角的聲音剝露在此公共空間上的敘事層次,而這些人也代表了她在台北進駐時接觸的不同主體。

這個原名〈為228和平紀念公園所做的聲音導覽〉的提案,最早是2017年11月「《數位荒原》駐站暨群島資料庫計劃」的印尼藝術家Syafiatudina所撰寫的「KUNCI Radio」聲音導覽計劃。2018年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延續「群島資料庫」的概念策劃《邊境旅行PETAMU》展覽,於是將原稿重新譯寫並更名為「南洋放送局」,其中「南洋」一詞回應日治時期的「外南洋」之稱。計劃邀請台北車站大廳「行動圖書館」創辦人吳庭寬、李珮菁(印尼)及馬來西亞藝術家區秀詒分別出任三段導覽的配音,並與國立臺灣博物館合作於展覽期間的9/9、9/30兩天執行各一次中、英文實體導覽。其中,導覽文字素材皆取自印尼藝術家於台灣進駐研究、訪談及真實見聞。


主辦單位: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數位荒原》駐站暨群島資料庫計劃
合辦單位: 國立臺灣博物館 National Taiwan Museum

 

有關KUNCI Radio:
http://radio.kunci.or.id/outside-within-the-colonial-theat…/

導覽活動報名:

https://goo.gl/uhwsxS

相關項目

  • 2018 03/30 - 2018 03/30

    [OCAC×NML] 超隨性 《圖繪暹羅》(Thongchai Winichakul)讀書會 第一場 —「泰國性」、國家感、主體與方法

    2018年3至4月,「《數位荒原》駐站繼群島資料庫計畫」再度與「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藝術空間合作,推出「超隨性讀書會」系列,並選讀神一般的Thongchai Winichakul《圖繪暹羅》,挑戰從19世紀西方眼中的「暹羅」(Siam)到馬來半島上與殖民勢力對峙的「泰國」,一路演變為「民族國家」(Nation-state)的啟源商榷,同時考量持續至今的地緣政治影響。

  •  

    數位藝術基金會之「數位荒原」計劃主持人

    文章散見《典藏今藝術》、《Art Asia Pacific》等雜誌。2015馬來西亞DA+C藝術節《歷史上的今天》單元共同策展人,2015「TCAC開放策展學校」第四週講者與泰國Baan Noorg空間「365 Days: LIFE MUSE」觀察團成員。目前感興趣的是人們如何在缺乏專業背景的前提下創造並主張那些讓他們實現自我組裝為「藝術家」(或其他藝術世界之專業角色)的情境。近期發起「《數位荒原》駐站暨群島資料庫(Nusantara Archive)計劃」,2018年共同策展「邊境旅行」。

  • 2017 10/17 - 2017 11/30

    CO- Temporary #2:伊圖阿巴的島 CO- Temporary #2:Itu Aba Island

    打開-當代於今年年底再度來到印尼日惹, 延續了自去年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的主要計畫「CO- Temporary:台灣-東南亞藝文交流暨論壇」,其將「CO- Temporary」這個從過去打開-當代策劃展覽的印刷品的錯誤印刷,缺漏了”n”字而成為一種當代場景中暫時短路的詞彙。此次計劃「CO- Temporary 第二階段:伊圖阿巴的島」( CO- Temporary #2:Itu Apa Island ) 是以位於南海諸島中的太平島國際名稱Itu Aba Island為符號。太平島的國際名稱Itu Aba Island在馬來語的意思:「那是什麼島?」,也像是台灣-東南亞在區域間試圖找尋交流與互相映射座標之下探索和提問的潛流。

    本次匯聚八位台灣藝術家包括陳思含、吳思嶔、劉玗、雙人創作組合-太認真(郭柏俞、佘文瑛)、王相評、羅仕東及陳佳蘭參與此次計畫,並與印尼日惹的藝術團體LIFEPATCH合作。以LIFEPATCH今年初承租下來的新空間為震央,專注於延伸計畫概念:「那是什麼島?」,讓空間本身與藝文平台的再建構作為雙方對話與交流的基礎, 同時亦是對印尼藝文的特殊性場域的進一步建構。一如打開-當代從成立以來,歷經多次的搬遷、移動,建構、拆解到面對未知與再想像。藝術空間在此一過程中並不僅是作為物理的倉儲,或畫廊般任展覽流瀉的場所,亦非僅是凸顯個體藝術家與累積其藝術資本的場地。不同於駐村創作的形式而選擇透過共同層層地「建築一個空間」在不同的獨立藝術空間、團體、成員之間建立一臨時與全新的異質性聯結,將每位不同經歷、背景、文化的人們,拉回至一零點,去尋找「身體-空間-島嶼」生成的可能。